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在1982有個家》-262.二個時空同忙碌熱推

我在1982有個家
小說推薦我在1982有個家我在1982有个家
花了半天时间把岛屿建设的基础工作准备了个七七八八,这样王忆下午就轻松了,终于可以休闲一下。
波叔介绍他们去坐了游轮,跑的是海上观光体验旅游精品线。
虽然不是豪华游轮,可是这船是软座有果盘有小甜点而且干净又卫生,乘坐在上面感受着海风温柔、欣赏着浪花活跃,还是挺舒服的。
游轮在海上驰骋,他们在船上吃撑,一座座海礁海岛慢慢掠过,能看到红花绿草也能在树荫之间看到青砖红瓦的民宅。
船上的游客大感满足,很放松。
邱大年说道:“老板哪天我要请假,领我老婆孩子也来坐坐这个船,他们娘俩还没有乘坐过游船呢。”
王忆说道:“你看哪天合适你就请假吧,差旅费报销,我肯定把你的面子在你媳妇孩子面前撑起来。”
海福县的旅游业发展很正规也很发达。
他之前没有接触所以不清楚,现在上了船发现这不愧是海上旅游的精品路线,有海上观光、有捕鱼体验也有人给介绍风土人情,一个人二百的船票不算贵。
船上有人说他们去过乌镇,在乌镇的河里包一艘船如果人少也得一人二百,然后就是有人摇橹走水路在乌镇里走一趟罢了。
相比之下这游轮真是相当精品了!
县里旅游活动很多,王忆之前刚去买过蔬菜的黄土公社改名叫黄土镇了,如今成了县里乃至市里的无公害蔬菜生产基地之一,是县里少有发展农业的区域。
这也成了县里的旅游项目:
海上撒网钓鱼归来,再去田间忙碌收获,黄瓜西红柿豆角茄子辣椒等等蔬菜随便采摘,还有李子、洋梨等水果可以采摘,别有趣味,渔农结合。
王忆也参加了这个项目,但他不想要采摘水果,而是找负责人采购菜苗菜种果树苗。
负责人不明白他买这些东西干嘛,不过这不是什么稀罕货,所以王忆掏钱他就往外卖。
县里有蔬菜水果的育种基地,王忆私下里买了一大堆,一起送回了天涯岛。
这么一忙活就到了傍晚时分。
主岛西南边缘是一片广袤沙滩,
如今被打造成了滨海度假景区。
太阳西斜,好些青年男女聚集在这里看落日。
沙滩上散放了一个个的软座,它们是一种大布袋,里面不知道塞了什么,跟软枕头一样能变形。
王忆买了饮料找了个位置坐下,脚下是柔软金沙、眼前有海浪激荡,更有活力十足的少年男女在欢呼雀跃,在用各种姿势拍照。
邱大年看着他们感叹道:“年轻真好啊,你看那个姑娘,她是不是练过瑜伽?嘿哟,她那个姿势绝了啊。”
墩子看了一眼不屑地说:“朝天蹬而已,有什么绝了的,看我给你来一个。”
他站起来‘啪’的一下子也来了个朝天蹬。
裤裆鼓鼓囊囊的。
王忆抓住机会给他拍了个照片。
长涂落日,海洋和沙滩都变成了橙红色。
然后逐渐的,红霞消散而星河漫天,有穿着工作服的人员来沙滩上垒起了防火圈,里面竖起来好些木头。
少年们就是有活力,见此围上来开始欢呼:“篝火晚会、篝火晚会!”
白天的海边有多燥热,夜晚的沙滩就有多妩媚。
夜晚的海风湿润而凉爽,吹走了沙滩上的热意,沙滩的篝火音乐节就开始了。
篝火音乐节是官方起的名字,就是篝火音乐活动,火焰熊熊燃烧,有DJ有乐队开始演奏。
海风吹荡的火焰一个劲摇晃,时不时有工作人员往里撒一把什么东西,然后就有大片的火星被海风吹的飞舞。
就像是无数萤火虫飞起来。
县里头为了发展旅游业也是下了血本,DJ是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小伙子,演奏的乐队来自国外,还有皮肤黝黑的鼓手作非洲土著打扮带着腰鼓拼命的扭腰敲鼓。
DJ音乐和非洲鼓点都很劲爆,让人听了不自觉的就跟要跟着音乐去摇屁股。
王忆和墩子在摇摆,邱大年在看谁的屁股最翘。
海滨度假景区的工作人员也很会搞心态,他们推着小车来卖冰镇啤酒,喊道:
“帅哥们还不请身边美女来一瓶?精酿小麦啤酒,透心凉、心飞扬哟!”
王忆要了两瓶。
一瓶280毫升卖28。
奸商!
他给了墩子一瓶,墩子自己又买了一瓶送给身边的姑娘,姑娘拿到免费的啤酒很开心,冲着墩子来了个飞吻。
墩子见此心花怒放,他凑上去问道:“妹子有什么喜欢的吗?”
姑娘冲他挑挑眉头说:“喜欢狗,怎么了?”
墩子哈哈大笑道:“绝了,咱俩绝配啊。”
姑娘笑道:“你也喜欢狗啊?我看你是喜欢吃狗肉吧?”
墩子说道:“不是,是我朋友都说我特别狗,你看,咱俩是不是绝配?”
这时候有主持人拿着话筒喊道:“星河!海浪!帅哥!美女!ladys俺的乡亲们,欢快的摇晃起来吧,夏天就要热烈、年轻人就要激爽!”
“在这里没有顾虑不要害羞!把你们的矜持统统抛入海里让它们随海浪滚蛋吧,看这夜色多么撩人、我们的美景美食多么撩人,大家尽情撒欢吧!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此时此地可是表白的良机圣地!”
顿时有少年喊了起来:“杨鑫我喜欢你!”“菲儿我爱你你做我女朋友吧!”
墩子也对身边的姑娘喊:“美女我爱你……”
姑娘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收回摇晃的手臂转身就走:“爱你个麻花批啊,请我喝一瓶啤酒就想透我?想得倒美!”
墩子懵逼了。
他呆呆的看向王忆。
王忆摊开手说:“你的啤酒让狗喝了。”
这姑娘把墩子给伤着了。
他不蹦达了,拎着啤酒瓶垂头丧气的去找邱大年,邱大年哈哈大笑着拍拍他肩膀:“走,哥请你吃烧烤。”
“老板,一起去喝啤酒吃烧烤啊!”
王忆摆摆手让他们先走。
邱大年嘲笑道:“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墩子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你还想天青色等艳遇呢?等吧,等个麻花批。”
王忆改成挥手让他俩滚蛋。
他对这里的姑娘兴趣不大,注意力在这场篝火音乐晚会上。
或许他可以回82年后也组织上一次,到时候邀请上一群未婚男女来吃喝听音乐,说不准到时候就能成上一对两对的。
邱大年和墩子在烧烤摊上已经推杯换盏了,他溜达了一会也过去,说:“给我烤两个羊腰子。”
娱乐圈的科学家
墩子嘲笑他:“死心了?”
王忆翻白眼:“死什么心?我跟你一样是个耂渋畐啊?”
墩子不服气:“咋了?你不色?”
王忆倒不是不好色,其实男人都是渋畐,区别是少年们是嚻渋畐,老汉是耂渋畐,死了的男人是死渋畐。
可他做人有底线,秋渭水全心全意的对她,他也得全心全意的对待秋渭水。
他把这话说出来,说:“我有喜欢的姑娘了,姑娘也喜欢我,我不会背着她乱搞的,这是我的节操。”
“那年总没有节操。”墩子说道。
邱大年恼怒道:“我怎么没有节操了?你他妈真不是人,拿起筷子吃我的,放下筷子骂我……”
墩子不服气的说:“你就是个滥情的人,我问你,你是不是个每天睡前擦擦手每天醒来擦擦手的牲口?”
邱大年说道:“不管是不是,擦手怎么了?这不更证明了我的节操吗?”
“但你睡前擦左手早上擦右手!”墩子笃定的说,“你连这事都要换着手来,然后你跟我说你有节操?”
王忆对老板喊:“来十串羊腰子。”
邱大年跟墩子对骂几句后回过头来说:“老板,这外岛挺热闹的,比市里还要热闹,咱们要不要把业务转移过来?”
王忆叹气道:“晚了,饭店都已经开业了,还怎么转移?先干着吧。”
“再说了,这县里终究经济体量太小,现在是高中生毕业加上暑假,所以才热闹,平日里肯定不怎么样。”
不过这次在县里玩了一圈他对天涯岛的未来发展倒是挺期待的,外岛比自己想象中要好多了。
温暖给王忆定下的屿之左顶层房间是个小套间,价格不便宜,一晚上888,赶得上五星级酒店了。
当然温暖有面子,五折优惠而且附赠早餐。
这是真的给优惠了,王忆在手机上看过主岛的民俗,现在这季节比翁洲市里的住宿费用要贵不少,基本上起步都是200,屿之左普通房间则是380起步,消费挺高的。
在县里头玩了一天,第二天他跟随着楚小强去天涯岛,他们要开始规划单晶硅太阳能电池板的部署问题了。
如今的盛夏,天涯岛生机勃勃又颓丧破败。
生机勃勃的是岛上的草木鸟兽,颓丧破败的自然是民居。
破码头歪歪扭扭的摆在水里,多年未能毁坏已经彰显了它的牛逼,楚小强踩着码头上岸,说道:“我希望你们岛上的房屋也能跟这码头一样结实耐用,否则王总你可得先修房子才能安置太阳能电池板了。”
王忆问道:“必须得放在屋顶上?”
楚小强说道:“最好是放在屋顶上。”
岛上绿藤遍野,家家户户的房子都爬满了爬山虎和绿萝这些东西,放眼望去,满眼生碧。
王忆想了想指向山顶说:“那上面有一些校舍,历史上做过军队的营房,我看过那边房子的建筑质量很高,把太阳能板铺上面怎么样?”
“不行,一旦碰上台风天除非你及时往下撤太阳能板,否则等着被掀飞吧。”楚小强第一时间摇头。
他在岛上转悠着,最后指定了一组靠山偏中上区域的房屋:“那个位置应该好一些,但我得做一个测绘,还要带回去用软件模拟一下。”
“王总你要是忙你忙你的吧,反正岛上的房屋都可以放太阳能板对吧?”
王忆说道:“对,都可以用,如果房屋位置好可是已经质量不行了那你跟我说一声,我找人收拾一下。”
“不过一般房屋主体质量没什么问题,就是院墙可能坍塌了,但这并不妨碍屋顶来承载太阳能板。”他又补充了一句。
之前他都看过的,海草房主体的质量很可靠,干海藻铺就的屋顶虽然容易残破出缝隙然后漏风漏水,然而并不会轻易坍塌。
安放太阳能板只需要一个能承重的地方,并不在意有没有缝隙漏洞。
别把太阳能板漏下去就行。
他把墩子留下了,让墩子来配合楚小强的工作,他和邱大年先行返回市里。
要修整收拾天涯岛,工作繁重。
岛上适合盖房子的地方早就都有房屋了,所以要搭建集成建筑得需要开展拆迁工作。
他让邱大年找一支建筑队,到时候把一些房屋给拆掉,然后收拾能用的东西找一些还算坚固的房屋给加固翻新一下。
另外他们去批发市场买了七十件绿童装,这是给李家庄的学生娃们准备的。
他把衣服搬进公务员小区转移进时空屋,然后又回到82年。
82年的沪都。
趁着中午头吃饭时间他去找了陈谷,陈谷看见他后很高兴,说道:“王老师又来了?哈哈,我正准备过几天去找你呢。”
“找我?”王忆诧异。
陈谷说:“对,我攒了三天假期,可以去你们天涯岛拜访一下。”
“我们单位跟你们生产队结了个对子,以后咱们就是兄弟单位了,我们杨主任准备安排我们科室所有人找个礼拜天去你们生产队做客,我是去打头阵的。”
王忆惊喜的笑道:“我们生产队还真跟你们单位结成对子了?这太好了,那以后可要给你们制造不少麻烦了。”
陈谷往周围看看,发现没有人注意他们便说道:“放心,越麻烦越好,我们杨主任终于成为正职主任了,他想要做出一番成绩来,对内对外都有成绩这样好继续往上走。”
“所以你们生产队出现的还真是恰到时机,这是我们杨主任荣升正职之后对外的第一炮,他肯定会打响的,所以你等着吧,你们生产队的好日子要来了。”
这样王忆更高兴了。
唯一不好办的是得回去解释一下锦旗的来路,否则到时候会穿帮。
陈谷也问他:“你这次来沪都干什么?有需要我帮忙的事吗?有的话你尽管说,我一定尽力。”
王忆说道:“找个地方咱们边吃边聊吧,毕竟都是中午饭的点了,我请你吃个饭……”
“你请我吃饭干什么?我刚发了工资,走,我请你去吃个好吃的。”陈谷豪爽的说。
王忆摆摆手:“这次找你来是有正事,我来请客吧。”
然后他们进入街头一家包子铺。
陈谷领着他进来的,说:“这家肉包子可好吃了,既然你请客我就不客气了,老板,来一屉蟹黄包、来五屉三鲜小笼包再来两碗冰粥。”
王忆没跟他客气,他坐下后便问道:“你在你们单位干的怎么样?”
陈谷说道:“挺好的,杨主任高升,我算是他嫡系。”
“嘿嘿,虽然老是说话不着调的得罪他,但他知道我是值得信赖的,所以我现在地位水涨船高,在科室里由小陈升级成陈哥了。”
王忆一听这话有点犯难。
不过不算是什么预料之外的变故,22年的时空里陈谷经商是在九十年代,那时候全国兴起了停岗留职下海经商潮,而现在还没有这股潮流,现在能在国企里端上铁饭碗还是人人艳羡的事。
所以他前两天收买黄慧慧和黄大军的动作就显得很有必要了,黄大军肯定愿意跟着他干,毕竟欠了一屁股的债。
这样他问道:“我准备在沪都租个房子——要是能买的话也想买一套房子,然后办个小公司,这样能不能请你帮点忙?比如帮我看看房子,或者以后我有了员工你能带带他、指点指点他?”
陈谷没回答,而是满脸惊奇的问:“王老师,你可真是个能耐人,你要在沪都办公司?呵,你胆子够大的。”
王忆把包里的营业证拿出来给陈谷看。
陈谷看后大惊:“你做事真是雷厉风行啊,竟然已经做好准备工作了?那你要从事什么行业?”
王忆说道:“我现在还没有决定具体干什么行业,只能说我什么都会涉及,不过初步来说我有个构想,准备联系客户出售一些不违法违规的古董物件。”
“你也知道的,我们外岛比较贫瘠荒凉,以前混乱年代不少人家躲到了我们那里,所以他们留下了一些古董,我想试试能不能收购了转卖出去。”
陈谷饶有兴致的说:“这是个好生意,现在买古董的挺多的,特别是外国人,沪都很多外国人,他们经常去古玩商店消费。”
“现在沪都出现了不少的个体户商贩,雨后春笋呀,一家接一家,我听同事说里面不少就是从事古玩交易的,不过他们都是有祖上传承的,我听说什么新龙、荣宝斋、古籍书店等等吧,他们的牌子都被重新竖起来了。”
王忆说道:“现在沪都是国内外国人最多的地方,我判断这市场挺大的,怎么样,你要不要来给我帮忙?”
蟹黄包送上来。
陈谷推给了王忆,说:“帮忙肯定没问题,我的空闲时间挺多的,不过我没法帮你卖古董,这方面我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来,尝尝沪都有名的蟹黄包,现在不是吃大闸蟹的好时节,但味道也不错。”
王忆没客气,他左手拿勺子、右手拿筷子,夹起蟹黄包咬个小口子把里面热气腾腾的汁水倒勺里,吹了吹喝掉,一点点的吃着滚烫的小包子。
一边吃他一边说:“生意我自己负责,你帮我处理一些人情往来的事就行,我请你给公司当顾问,每个月的薪水是你工作薪水的一半,怎么样?”
陈谷摆手:“你让我帮忙我就帮忙,这是哥们义气,咱们现在的年轻人就要讲义气。但是钱就免了,提钱太俗了,我一个首都的同事说的好,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
“再说了,我去给你帮忙那是朋友关系,我要是收了你的工资再去帮忙那就是捞外快了,这一旦让杨主任知道他肯定得扒了我的皮!”
王忆没劝说下去。
陈谷的脾气他了解,现在跟他说什么也没用。
再说了,他给陈谷准备了一台电视机在时空屋里,等陈谷帮自己支棱起公司的摊子后他可以当礼物送过去。
这一台电视机可够他多年工资了!
两人做好开公司的约定,又约了陈谷登岛的时间:过几天不行,过几天他要去县一中学习,所以得等到下月才行。
简单快捷的办妥了事情,王忆便直接用时空屋回了翁洲的丙-110号仓库。
从市里回生产队他是正常坐船,等到了县里是半下午的时间,他又找了一艘船回到生产队。
到了生产队他去找王向红,先把外贸市场的化学商品科跟生产队结对子的事说出来,又把……
第二件事没来得及说,一听生产队跟沪都的大单位结成对子人家以后会提携生产队的发展与进步,王向红嚯一下子站起来:“我草,真的?你说的这事是真的?!”
王忆说道:“应该是真的,陈谷同志跟我说的……”
“我草,这这这、这太惊人了吧?”王向红当场连续爆粗口,“人家沪都那么大的单位跟咱这么个穷生产队结对子?这算什么?皇帝女儿下嫁穷秀才呀!”
王忆说道:“不是,皇帝嫁女儿这是封建王朝压迫人的事,外贸市场跟咱们生产队结对子这是社会主义脱贫工作——”
“不对,不是人家整个单位跟咱们生产队结对子,是陈谷同志的化工商品科……”
“那也够惊人的了。”王向红瞪大眼睛说,“我还没听说咱外岛哪个生产队能跟沪都的单位结对子。”
“不对,也有。”他想了想摇摇头,“金兰岛,对,金兰岛的百姓生产队他们跟佛海县的一家水产厂结了个对子。”
“然后他们岛上的渔获都直接卖给佛海县那家水产厂,赚钱多、日子好!”
王忆说道:“支书你先别激动,人家那是正好专业对口,所以结对子了帮助多。这个化工商品科跟咱们生产队不对口,还指不定能帮咱们多少事呢。”
“我要找你还有一件事,是这样的,当时陈谷同志还有他们杨兵主任给咱们学校捐款捐物嘛,我就做了锦旗送给他们。”
“这两位同志觉悟很高,不肯收我的锦旗,我只好说是咱们生产队的妇女自己做的,这事你记得给我托底,别说漏了。”
王向红说道:“行,这简单,不过这个结对子的事到底靠谱不靠谱?他们单位有没有下文件?”
老支书的注意力全在这件事上。
他很清楚沪都这种大城市的大单位所拥有的能量!
王忆说道:“我没看到文件,要我说咱生产队发展反正得靠自己,咱们不靠外人的帮助,老话说得好,靠墙墙倒靠娘娘老,靠人不如靠己!”
王向红嘀咕道:“道理是这个道理没错……”
“那就行了。”王忆打断他的话,“我这次回来还有别的事,我从沪都农研所买到了一些蔬菜苗子、水果苗子还有蔬菜种子。”
“蔬菜种子好说,这蔬菜苗子和水果苗子根上只带了一点湿土,咱们是不是得赶紧去把它们运回来种到地里去?”
王向红一听又一次瞪大眼睛:“你去把蔬菜苗带回来了,还带了瓜苗?那太好了!”
“走,我去喊人,发动天涯二号立马出发!”
王忆说道:“这一来一回怕是要熬夜了。”
王向红精神抖擞的说:“不怕,咱渔家人以前搞渔汛大会战的时候天天熬夜,甚至连着两天两夜没合眼也是经常的事。”
“先去运输苗子,不对,我先在大喇叭里喊一喊,让弱劳力明天早上早点上工,赶在出日头之前先把菜苗蔬菜苗种上——嗯,就这么着,王老师你去歇歇,我安排妥当咱们就出发!”
仓库里还有粮食,这样王向红只能又从轻劳力中挑人。
社员们很积极的举手。
他们在等着去城里搓一顿!
渡劫后我变成了骷髅魔尊
这年头下馆子可是能吹嘘个一年半载的事,外岛人家多数都是穷亲戚,这样要是谁下过馆子那去了亲戚家可以拿着这个话题聊好久。
王向红知道他们的小心思,直接喊话了:
“这次去市里就是干活,绝对不可能下馆子!都自己在家里带上吃食,生产队给每个人补贴二两榨菜丝,王老师会发给你们!”
然后想去的还是不少。
二两榨菜丝可以省着留给家里吃,这能吃好几个早上呢,现在暑假娃娃在家里吃饭,家家户户早饭都缺下饭菜!
王向红点了人手,天涯二号轰隆隆的开向市里。
王忆给他点了一根烟,把邀请附近生产队未婚男女组织个篝火晚会的消息说出来。
星戰文明 小說
现在队里青年的婚事是王向红一个心病,他很想给男青年找个好媳妇也想给女青年好婆家,可是一群未婚男女晚上在一起开什么篝火晚会对他来说有点太前卫了。
于是他很犹豫:“这不像话吧?传出去不得让人以为咱是耍流氓?”
王忆说道:“城里工厂的工会经常就组织这样的活动, 活动性质要根据出发点来定性嘛。”
“如果咱是为了烂耍朋友让男女青年凑在一起,这叫耍流氓,但咱们是为了给封闭农村青年解决单身困扰,是为了让青年们找到合适的对象去组建家庭,这是彰显了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活动。”
王向红问道:“你说这些套路话没用,我问你,现在城里工厂真组织这样的活动?”
王忆说道:“这是真的,单身职工交友晚会,不信你去打听,这个我不能乱说。”
王向红琢磨了一下说道:“那咱放到社员代表会议上讨论讨论吧,还有咱生产队租下二食堂开饭店的事,都是大事。”
王忆不逼他,说道:“行,对了支书,明天我还得用天涯二号跑一趟市里,这次我跟食品厂那边联系了一下,人家要收鸡鸭了,咱们得给人家送一批。”
王向红自然应允。
渔船破开海浪,逐渐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