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踏星討論-第三千五百六十七章 論道讀書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这一刻,灵蜕数量是自上一次磐石论道后最多的,有些人即便没达到灵蜕层次,也会在这两年内想尽办法达到。
各个修炼者,宗门,家族,无数的准备,就是等着这一刻。
磐石之基此刻就在智空域,第一个敲响之人,是祖境。
论道之人境界越低,对于那些修为越低的修炼者越有帮助,然而可以敲响磐石之基的最低层次都是祖境,再往下连接近磐石之基都做不到,更不用说敲响。
自古以来,能帮助低层次修炼者灵蜕的要么是祖境,要么是序列规则强者,如果是始境强者论道,对低层次修炼者几乎没有帮助。
磐石之基形如磨盘,宛如要将苍穹碾压,可大可小。
有老者一步踏天,来到磐石之基外,目光复杂,带着激动与感慨:“没想到有一日,老夫有幸可论道而亡,不枉老夫大限将至,拖着残躯活到现在。”
“老夫照凌波,愿我灵化宇宙武道昌盛亿万万载,愿我后世子孙功耀古今,虽死而无憾。”

一声巨响,在平静的星空荡漾开来,伴随而出的,是照凌波发光的躯体,自那躯体之内,光点漂浮,伴随着声音洒落向所有倾听之人。
这一刻,无数修炼者深深行礼,身怀感恩之心,收获心境。
三十六域,卜凡域,一个家族所有修炼者跪地:“恭送老祖。”
“恭送老祖。”
“恭送老祖…”
论道而亡,是灵化宇宙最荣幸的事,堪比为序列之基而亡。
智空域,愚老仰头看着,照凌波,曾天资无双,与众多英杰争锋,可惜无缘踏足灵法境,难以领悟序列之法,即便如此,此人也足以越级对抗灵法层次强者,是灵化宇宙少有的奇才,这才能敲响磐石之基。
若此人可以踏足灵法层次,必然有机会攀登白灵榜,可惜,可叹。
然而每逢磐石论道,必然有此等层次强者牺牲,对于他们来说是荣幸,对于灵化宇宙无数修炼者,是一次提升,他们,可以称之为无数修炼者之–半师。
无疆之上,初一,陆天一等人都分散开来,静静倾听。
陆隐站在船头,背着双手看向智空域方向。
照凌波吗?
尽管灵化宇宙与天元宇宙是敌人,但不乏值得尊重之人,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家乡奉献一生,这样的人,不少。
对于灵化宇宙来说,他们是功臣,即便敌视天元宇宙,在战场上,这样的人也值得被尊重,他们只是立场不同。
点将台地狱内,类似照凌波的不是没有,比如齐尊,为灵化宇宙奉献了一生,同样值得灵化宇宙尊重,但陆隐不会手下留情,他们是敌人。
小說 娃
静待日后,宇宙间的大战,这样的人会很多。
给他们一个体面的死法,也希望他们有人愿意给无疆一个体面的死法。
随着磐石之基不断发出响声,照凌波的身体越发黯淡,近乎透明,他睁开双目,回顾一生。
三十六域不时有修炼者激动,尝试灵蜕。
“这就是照前辈的修炼之境,我果然错了,现在改还来得及,多谢照前辈。”
“灵化天赋,我得到了灵化天赋,哈哈哈哈。”
“儿子,你获得了灵化天赋?”
“是,母亲,我也没想到真能灵蜕出天赋,从此要一步登天了。”
“太好了,快给你父亲上注香告诉他,我们的儿子终于出人头地了,对了,先感谢照前辈。”
“多谢照前辈点化。”
众多修炼者跪地感激,照凌波成全了很多人。
当他身体完全淡化,消失前的一刻,露出笑容。
无数修炼者跪地送别。
愚老呼出口气,看向一个方向,那里,走出一个老妪,一步踏天,接近磐石之基:“一尺血燕,望后世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说着,敲响磐石之基。
有修炼者惊呼:“血燕夫人,她居然还活着?”
“什么,血燕夫人?不是说战死意识宇宙了吗?”
“血燕夫人风华绝代,曾修炼到灵法层次,却因意外,彻底失去序列之法,却凭着一手一尺血燕,击溃众多灵法层次强者,太好了,照前辈之路不适合我,血燕前辈的路,我要看清。”
“我等多谢血燕前辈成全。”
“多谢前辈…”
无数声音汇聚而来,老妪面带笑意,盘膝而坐,身躯逐渐淡化,光芒随着声音,洒落三十六域。
每个修炼者路都不同,不是境界高就适合别人。
照凌波的路成全了一些人,但大部分修炼者无法与之契合,这就要看有多少论道之人。
磐石论道,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可以提升一大批修炼者的境界,不是灵化宇宙不愿意经常论道,而是实在没那么多濒临大限的修炼者。
唯有庆祝桑天诞生,或者濒临大限的修炼者数量过多才会论道。
此次,无数修炼者渴望论道之人多,越多,越有可能契合他们的路,帮他们提升境界,突破瓶颈,乃至觉醒天赋或者武器,一步登天。
越来越多的修炼者契合论道之人的路,尝试突破,领悟,寻求新的方向,但相对三十六域倾听论道的大部分修炼者,那些修炼者数量依然少的可怜。
以往,灵祖层次论道之人最多三个,不是没有灵祖层次想要论道,而是够资格敲响磐石之基的灵祖太少太少。
修炼者踏上这条路为的是什么?自然是修炼下去,有些灵祖尽管濒临大限,却也未必愿意论道而死,他们也想拼搏一把,倾听灵法层次论道,乃至灵始层次论道,或许可以突破,尽管可能性很小。
血燕夫人彻底消散于灵化宇宙。
第三个走出的是个样貌年轻,却同样濒临大限的灵祖强者,同样引起了一阵阵惊呼。
凡是可以敲响磐石之基的修炼者都不会默默无闻,随着这位灵祖消散宇宙,众多低层次修炼者叹息,三位论道而死的灵祖皆无法契合他们的路,此次论道,他们算是走到头了。
但紧接着,第四人走出,令三十六域沸腾。
“还是灵祖,咦,完全不认识,诸位可有认识这位前辈的?”
“不认识。”
“没见过,完全没印象。”
“够资格敲响磐石之基的前辈,怎么可能没人认识?”
即便一些灵祖,灵法强者都迷茫:“此人是谁?”
“待老夫问一问智空域愚公子,此人还真不认识。”
“无论样貌,眼神,形态,气息,都没有任何印象,奇怪。”
面对磐石之基,第四个走出的灵祖强者感慨:“没想到有一日,我竟会站在这里,受万众瞩目,当真不习惯。”
“在下,百变老人,诸位,久违了,哈哈哈哈。”
无数听到此人话的修炼者都惊呆了。
“百变老人?他是百变老人?那个无耻的混账?”
“唯一一个以灵祖层次踏入黑灵榜的修炼者,是他?”
“竟然是他,他居然愿意论道而死…”
无疆,一个角落,老韬惊讶起身:“竟然是他。”
磐石论道,无疆上几乎所有人都在倾听,尽管这些灵祖的路未必契合他们,但多听一听没坏处,还别说,确实有人领悟了什么,除了加入无疆的灵化宇宙修炼者,就连黑色能量源使用者都有人顿悟,带来帮助。
老韬同样在听磐石论道,此刻却被惊讶到了。
陆隐站在无疆船头,听到老韬的话,身影消失,再出现,已经来到老韬面前。
老韬对陆隐解释:“百变老人是灵化宇宙一个传奇,本身修为不高,但在早年得到某位高手的帮助,替他遮掩面容,这让灵化宇宙大部分人都看不清他,偏偏此人最喜欢做的就是探索修炼之路,战技,功法,他修炼了很多很多。”
“一般而言,修炼者都专修一道,即便天赋异禀,也不会修炼太多,此人却不同,不求修为提高,只想探寻众多功法战技,不管别人愿不愿意,想尽办法得到。”
“久而久之,他靠着各种手段得到了很多功法战技,同样也被很多势力追杀,三十六域有近半的势力对他深恶痛绝,好在他得罪的都是小势力,远远达不到七大势力那么庞大,即便如此,也让他登上黑灵榜,成为唯一一个灵祖层次黑灵榜修炼者,也是黑灵榜末尾。”
陆隐看向远方,这样吗?
百变老人,倒是让他想起百变幽冥这个称号,而此人的所作所为怎么与他差不多?
陆隐最擅长的就是伪装潜入各大势力挑拨离间,顺便得到点好处,凭的是骰子六点记忆融入,很多时候完美无缺,让天元宇宙很多人都有心理阴影了,与他相比,这个百变老人还好那么一些。
“没想到此人竟然也要论道而亡,看来他的路走到终点了,”老韬感慨:“修百技,不如专修一道,不是什么人都与当家的一样宛若神人之资,可以将每一条路都走到终点的,与当家的一比,这个百变老人什么都不是,当家的神威盖世,举世无敌。”
陆隐走了,又回到无疆船头,老韬的马屁自动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