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不疑天帝笔趣-18,、莫蘭森林分享

不疑天帝
小說推薦不疑天帝不疑天帝
“你也准备去森林里面吗?”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到任不疑的耳朵里,刚想说话,又怕被别人认出来,所以任不疑只好装成了聋哑人。
当唐婉从城主口中知道任不疑已经进入了莫兰森林的时候,心中顿时十分生气。
可是还是忍不住的担心起来那个傻小子?毕竟是武者二重天啊。
要是一不小心会死在森林里面的,那父亲那边应该也不好说。
来不及和父亲告别,只让城主帮忙转告父亲。然后就急匆匆的奔向了西门。
距离好远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身影,那个身材纤瘦的男子,猛一看真的像是任不疑。
可是走近的时候才发现是在城主门口碰到的那个黑脸汉子,所以就随口一问。
未曾料到那黑脸点点头,唐婉心里想着多一个人,最起码也是安全一点。
毕竟都是葫芦城的人,虽然不知道是那个家族的,但是自己又不和他抢夺珍宝,想想应该是安全的。
虽然现在进入森林的人很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的,有些人就是想提前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天材地宝。
这部分的人基本上都是实力强横的,可以说武师一下的人很少。但是这个人的气场唐婉感觉并不高。甚至都未必是自己的对手。
此时莫兰森林的冰雪早就融化了,偶尔阴凉的地方还能看见层层白雪,犹如躲藏在暗处的精灵,浑身透露着圣洁和冰冷。
一些耐寒的植物早早的就顺着树梢爬上了高处,睁开了俏脸迎接着温暖的阳光。
一抹新绿在严寒中摇曳。
一路泥泞,一路坎坷。
森林中原本也是有路的,可是残枝落叶加上冰雪的覆盖,虽然现在融化了,但是道路不好找了,只好慢吞吞的朝森林中走去。
唐婉看见这个黑脸汉子在每隔几十个的树木上方并不起眼的地方都会削掉一块树皮,然后在树干上做好标记。标记都一样也十分的很好辨识,一个圆圈然后有一个箭指向的方位,这个标识,简单,易懂。
唐婉忍不住又仔细的打量了整个黑脸汉子。宽大的青衫下裹住一个纤瘦的身材,虽然衣服的材质还不错,可是毕竟有些破旧了,一看就是家族中不得势力的旁系。
脸色黢黑,如果和烧煤的相比较,恐怕烧煤的都会比他白一点。
眼睛充满了灵动,这是唯一让唐婉吃惊的地方。
这个眼神隐隐约约的好似在哪里见过一样。
这黑脸自然就是任不疑,任不疑见唐婉不停的打量自己,深怕自己露出了马脚。只好咳嗽一声,而后向森林深处走去。
不是任不疑不相信唐婉,而是陆家的人会不会出现在这个森林中谁也不清楚,总之小心无大错。
莫兰的森林很大,为了避免惊动野兽,尽可能的不出声音。所以武师以下的基本上都是在外围,很少进入莫兰森林的里面。
任不疑找的很仔细,有时候能在背阴的浅雪上,或者泥泞的地方发现一双瘦小的脚印。
然而这个脚印却是一直指向了莫兰森林的里面。
“你是找人吗?”唐婉看见这个黑脸汉子一直在低头看着路面,心中疑惑的问道?
因为正常寻找天材地宝的都是四处张望,哪里会只看地面的。
可是当唐婉看见背阴地方浅雪中的脚印,心中也猜测出了这个黑脸男子的目的。
那黑脸汉子并没有搭话,而是看了唐婉一眼,那眼神中充满了警惕和戒备。
也就是那个眼神,唐婉心中顿时震惊万分。
可是眼前的人明明不是啊,唐婉使劲的晃了晃脑袋,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难道是陆家的人,他们是想杀了任不疑,还是想用独孤玉来威胁城主大人。”唐婉想到这里心中顿时发凉,忍不住的四处打量了半天,可是并没有发现有多么高深的武者跟从,不禁左顾右盼。
任不疑此时哪里知道唐婉的想法。
仔细的向森林深处走着,忽然前方的路上脚印异常混乱,有人的,野兽的。
任不疑连忙蹲下来仔细的勘察,才在不远处的石头边发现了鲜血。
任不疑用手沾了点放在嘴里,顿时一股咸腥味在口腔中弥漫,而后又吐了出去,“这是独孤玉的血,难道是独孤玉受伤了。”
任不疑心中顿时觉得难过起来,口中不禁的说到:“傻丫头。”
以前认为是施舍,但是在独孤拿着早餐进他的房间的那一刻,任不疑其实就知道自己错了,那不是施舍,那是一片情谊,或许是超越友情的情谊。
但是随后的那一巴掌,也让任不疑清醒的知道大小姐永远是大小姐,即便那种感情不是施舍。
在她的眼里自己有错的时候,那个大小姐就会回来。那一巴掌也让任不疑清醒的知道了什么叫做尊卑,什么叫做门当户对。
忽然远处传来了一声野兽的吼叫声,任不疑顿时惊醒了,这是雪猿吗?
雪猿是一个领地意思非常强烈的猛兽,通常成年的雪猿相对于武师的级别,可是发狂的雪猿即便是十个武师也未必能够制服,可是这一声的嘶吼明显是成年雪猿的愤怒。
能把雪猿逼成这个样子,应该不是独孤玉吧。
超级鉴定师 小说
任不疑连忙让唐婉也隐了气息,慢慢的向刚才的吼叫声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果然在距离不远的地方,任不疑就看见了有二个身着锦袍的武师正在和雪猿缠斗,那雪猿通体雪白,身形灵活,浑身银毛乍立,此刻在行动迅速的躲避着那两个锦袍武师的进攻。
忽然唐婉意思任不疑看向一旁。
距离任不疑不到几米的地方,居然还有两个人。
一个是受伤了躺在地上的人,从穿着衣服上来看应该是独孤玉。而然此刻的受伤的人,不知道是昏迷还是清醒,一头秀发遮挡住了脸颊。
另一个是宋玉。
只不过此时的宋玉手中抱住一个龇牙咧嘴的小雪猿,那个小雪猿屡次想要逃出去,却被宋玉摁在手心,那身材雄壮的雪猿一看到此刻顿时气的就要发狂,但是宋玉却拿出了一把精巧的匕首抵在小雪猿的腹部,那大雪猿顿时老实了几分,只好不停的在躲闪武师的击杀。
任不疑此刻感觉自己的好运真的是来了吗?
这个宋玉简直是自己的帮手啊,你看看这会还帮自己把独孤玉给找到了?
可是那两个武师怎么办呢。
一个武师的话,或者自己可以试一试。可是两个武师,自己真的没有办法。还有就是那个雪猿该怎么办,要不要等到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再出手。
毕竟如果自己能够这三个大家伙给解决了那么剩下的都不是事了。
那两个武师罡风舞动,上下翻飞。每一招每一掌似乎都有开碑裂石之力,打得那雪猿到处躲闪,可是偶尔也有躲闪不及时的,但是雪猿的防御力惊人,顿饭的功法居然还没有事,这下反而把两个武师给累的气喘吁吁。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你先歇歇,等会换我,不能让这个家伙休息。”
一旁的武师也连忙退出了圈外,高声叫到:“你小心了。”随即坐在距离任不疑不足十米远的地方。
这或许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