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提筆大話修仙路》-第四十章 螳螂捕蟬臂刃出閲讀

提筆大話修仙路
小說推薦提筆大話修仙路提笔大话修仙路
周阳按着那大汉说的方位,兜兜转转一路行来,神识查探半天也没有任何收获。不由得对大汉说的话有些怀疑起来。
正准备往回折返的时候,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神识查探到某处有些隐晦的气息波动。
都市花丛逍遥游
周阳循着方向,来到刚才那气息波动的地方,他并没有第一时间走近,而是躲在一处,远远观望。
没错,之前我肯定查看过这里,那边那块巨石我有印象,但是为什么当时没有发现这里有异常气息出现。
事出反常必有妖,周阳不敢大意,但是回想了一下之前的遭遇,心中似乎有了一些猜疑。
周阳披上隐身斗篷,观察了许久,当神识中出现一物的时候,果断从身边捡起一块石子,随便找个方向扔了出去。试探一下是否有人。这一招叫投石问路,老炼气士闯荡修真界必备的基础。
石子骨碌碌的在地上滚了几下,发出了轻微的响动,加上这寂寥无声的荒山野岭,只要有练气三层以上修士在此,必定能听见这声音。
做完这一切,周阳如泥菩萨一般,纹丝不动,但是此时神识已经全部打开,一点一点向前查探,就像那春雨一样,润物细无声。
神识在经过一处野草丛生之地时,周阳终于听到了人声。
“蠢货别动,万一是有人试探呢,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想不到,也不知道郭兴怎么有你这么个蠢货弟弟。”
“前辈,从您进入山洞布阵开始,一直到您刚刚布阵完成出来,小的就没发现有人的踪迹。”
“就你这修为,懂什么?”
一个浑身黑袍笼罩的人对着一旁的愣头小修士训着话。那个小修士两眼委屈,却不敢言语。在那黑袍人看不到的地方,小修士左手紧紧地攥着身下的土壤,手背上青筋尽显,在无声的表达出小修士的不耐与抗拒。
“咦,怎么没有人出现,难道是野物发出来的声音?”
黑袍修士正感到奇怪之际,神识中出现了一只野兔,飞快的从刚才声音出现的地方蹦跳的跑走了。
“哼,原来是个兔子,要不是我有事,今天定要抓了你打牙祭。”
见到小修士闭嘴不言,黑袍男子更加生气,沙哑着继续说道:“郭兴他们两个怎么还没有回来,今天若是回不来,明日他就只能为他弟弟收尸了。”
周阳神识已经查看的清清楚楚,这黑袍男子大概筑基中期,那个地上趴着的小修士,只有练气四层修为。
听着二人的话,周阳感到蹊跷,也没打算离开,便原地耐心等待起来。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周阳这边古井无波,气息丝毫未曾外露,而那边两人已经没有他这心态。
那个黑袍男子又在开始辱骂着小修士,小修士却一言不发,脸色涨红,忍着一肚子的怨气。抠着土地的左手手指因为太过用力,已经变得苍白。
就在黑袍修士无休止的轻声絮叨中,外面传来的脚步声令周阳心里泛起一丝涟漪。
神识悄悄探过,一个大汉带着四个人向着这边走来。
为首那个大汉正是酒馆中多嘴的大汉,人群里还有两个周阳面熟之人。
一个是被大汉称为老驴的修士,他的肩上趴着一只肥硕老鼠,散发着弱小的灵力波动。
还有一个就是那个瘦削年轻修士,当时在酒馆可是侃侃而谈,后来被大汉给抢走风头。
看到这几个人的到来,再联想到之前那黑袍修士的话,周阳心里好像想通了什么。
“几位道友,马上就到了,前面那个地方看到没有,那就是昨天那头逃跑的鬼物藏匿之地。你们看我这灵兽幽冥鼠的反应就知道了。”
几位修士盯着修士老驴肩膀上的灵兽通宝鼠,那幽冥鼠此时两个眼珠子直直的瞪着前方不远处,嘴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吱吱声,前爪刨着空气,表现出一股跃跃一试的样子。
能当闺蜜交往的男朋友之事
“没错了,书上记载,这幽冥鼠从生下来就不发声,如果发声,就说明它附近有鬼气存在,而且你看这幽冥鼠与主人心意相通,可以共享视线,所以在老驴看来,他已经知道了目标所在地。”
“大家准备好,这头筑基鬼物虽然受了重伤,但是我等也不可大意。”
说这话的正是那为首大汉,大汉在说完这句话后,便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柄木刀,木刀上刻着密密麻麻的黄色符箓。其余人等也跟着大汉,拿出了各自的武器。慢慢地向前围了过去。
周阳听到他们的谈话,眉头微皱,神识扫向被众修包围的地方,却是什么也没发现。
“这地方什么都没有,不过在我刚来的时候,那小修士曾说那黑袍男子刚从一座阵法中出来,难不成这就是那阵法所在之地?”
在周阳神识扫向鬼物藏身处的时候,正在人群中的那个瘦削修士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向着周阳藏身的地方瞟了一眼。
“好像有神识从那里传出,但是为何我没发现有人的气息呢?”
随后瘦削年轻人收回目光,装作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
極限 斗 羅
“有人就更好了,人越多,这水越容易搅浑,到时候,我就可以趁机杀死那黑袍男子,找回解药了。”
“我怎么感觉不对啊,几位你们发现没,我们都快走到这鬼物藏身的洞口处了,还没有发觉那鬼物的气息,难不成一个没有开窍的筑基鬼物懂得隐匿之术吗?”
队伍中除了瘦削年轻人与大汉和老驴之外,剩下的两人中,一个年级五十岁左右的修士突然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疑虑,并且在说完这句话的,身形突然暴涨,向后飞快退去。
噗噗一声,剩下那个无名修士,从身体上突然开出几个大洞,向外喷着鲜血,然后一头栽倒在地,眼看是活不成了。
动手的,正是那为首大汉,那柄贴满了符箓的大刀,在众人反应不及之时,刀身上激发出五道黄气,正中那人,随后便是喷血而亡。
“白老头,休走。”
埋伏在一旁的黑袍男子等候多时,见那白姓修士要逃走,当下直接暴起,杀向白姓修士。
“好好好,我就说哪里不对,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个见不得人的黑鬼设的套。”
那白姓修士看到黑袍男子拦住了自己的去路,便停下身影,盯着黑袍男子,恨恨不已。
“我见不得人?哈哈哈哈,白玉山,我这一切不都是被你所赐吗?当初为了那瓶丹药,你竟然对我施以毒手,怪我黑天水看错了你,今日,设局于此,就是要诛杀你这卑鄙小人!”
黑天水颤抖的身子,激动的说道。
“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再来一次,老夫仍然会选择毒杀你,可惜,当时要不是有高人路过,你恐怕已化为一堆枯骨了。”
白玉山冷哼一声,然后不等黑袍男子张口,便祭出一口飞刀射向黑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