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殺破狼之千年劫-第三十六章 洞若觀火讀書

殺破狼之千年劫
小說推薦殺破狼之千年劫杀破狼之千年劫
一旁的李景明听到后,呛的他当场就把一口水喷了出来。
李景明弯着腰不停的咳嗽,应采薇看到后赶紧走过去,一边帮他揉着后背,一边关切的说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喝口水还这么着急。”
李景明咳嗽了好一会儿后,才愤愤不平的回答道:“有你这样的吗?我好好的喝口水,你拿这种话吓唬我干嘛?”
应采薇捂着嘴笑着说道:“梁爷爷跟我说过,对付聪明人有两种办法。第一,不要跟他们讲道理,因为你讲不过他们。第二就是用武力,让他们知道怕就行。正所谓‘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李景明听到后咬牙切齿的说道:“这老梁头,好的不教,尽教些坏的!”
应采薇听到后,打抱不平的说道:“瞎说!梁爷爷是看我心软耳根子又软,怕我吃了你的亏,才教我这些的。”
只见李景明气的用手捶着脑袋,痛苦的说道:“造孽啊。”
长安城内,一片喜气洋洋。
“听说了吗?咱们的镇北侯打了胜仗,把倭国人打的落花流水,落荒而逃!”茶馆内一个白脸汉子说道。
坐在他对面的黑脸男子夹了一口菜,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酒,一脸惬意的回答道:“瞧你这大惊小怪的样子,咱们镇北侯何许人也,一个小小的倭国怎能是他的对手?我早说过了,这仗早晚都会赢,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白脸汉子朝他竖了竖大拇指,赞叹道:“还是你小子看事准!去年冬天,我去城西那个茶馆听戏,好多人都议论着说熊将军老了,不行了。再加上这次倭国的兵力又远胜我大宁,镇北侯这次东征恐怕要晚节不保了。还说熊老将军之所以一直拖着,就是想把倭国人拖到支撑不住,到时候自然可以得胜还朝。还有的说,这场仗都打了两年多了,要赢早赢了,何至于拖这么久?”
黑脸汉子微微一笑,说道:“这镇北侯可不是什么沽名钓誉之辈,他的功绩那可都是实打实的拼出来的。放眼天下,怕是也找不出能让他老人家吃败仗的人。我看不是他想拖,怕是倭人或者某些心怀不轨的人想拖吧。”
白脸汉子以他敏锐的察觉信息的能力,立马注意到了这句话里有重大消息,于是他赶紧开口问道:“您说的这图谋不轨的人是指?”
黑脸汉子闭口不答,朝着已经见底的酒坛子努了努嘴,白脸汉子立马会意,大喊一声:“小二,再拿一坛上好的女儿红过来!”
白脸汉子提起酒坛子,往黑脸汉子的碗里斟了一碗。然后笑着说道:“这回可以说了吧。”
黑脸汉子端起碗一饮而尽,然后乘着酒兴说道:“当今圣上最大的心病是什么?”
白脸有些没搞懂黑脸汉子的意思,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只见黑脸汉子用手指蘸了些酒,然后在酒桌上写了个“太”字。
白脸汉子立马就反应过来,说道:“我懂了,圣上最大的心病是太子的人选。”
黑脸汉子会心一笑,说道:“圣上无子,那么将来谁来继承大统呢?”
白脸汉子想了想,说道:“如今只有汉王有儿子,那么继承人怕是非汉王莫属了。”
黑脸汉子又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随后说道:“汉王老了,说不定还没当今圣上活得久。只是他那个儿子,听说可不是个消停过日子的主。”
白脸汉子恍然大悟,然后低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心怀不轨的人是汉王?”
黑脸汉子笑着回答道:“不然呢?节制军需粮草,后勤补给的就是汉王,除了他,还能有谁能掣肘手握重兵的镇北侯?”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白脸汉子听到这里越发迷茫,问道:“你的意思是汉王有意为难熊老将军?”
“说为难还不够确切,我看更像是有意刁难,想要趁机拉拢镇北侯。但他们怕是忘了一件事,咱们这熊大将军虽然平日里低调谨慎,一派和气,但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用这种背后捅刀子的手段有意为难,只会引起他老人家的反感。”黑脸汉子慢悠悠的说道。
白脸汉子摇了摇头,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这汉王平日里从不过问政事,就是个逍遥自在王。再加上前几年刚被圣上整治过,还差点被砍了头,应该不会在这种军国大事上犯糊涂吧?”
黑脸汉子又倒了一大杯酒,笑着说道:“你不理解也是正常。不过有件事你忘了,汉王不敢,不代表他儿子还有手下的人不敢。这里面猫腻多着呢,你不理解也属正常。”
“那咱们皇上就不管吗?这仗打了快两年多,朝堂上早已炸开了锅,让汉王和熊大将军这样耗着,对他又有什么好处?”白脸汉子一脸疑惑的问道。
黑脸汉子坐直了身子,说道:“咱们这位圣上,疑心较重,可偏偏有时候又喜欢念着旧情。我估摸着,他最开始让汉王统领后方,一是为了提携汉王一下,而是为了用汉王来制约熊大将军。毕竟整个北镇的精锐都握在他的手中,万一出了什么乱子,那可就天下大乱了。”
白脸汉子依旧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他给自己倒了一碗酒,一口喝了下去,然后说道:“我看不像,这熊大将军跟着当今圣上出生入死,而且还是辅佐圣上登上皇位的从龙之臣,怎么可能反叛?”
黑脸汉子哈哈大笑,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就算镇北侯真没有反意,那皇上也不能不防啊。”
白脸汉子听后又说道:“那皇上这样就不怕把大宁拖垮了?朝中出乱子?”
黑脸汉子回答道:“据我猜测,圣上最开始可能也没有想到汉王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也没有想到倭国人竟然还真有两下子,更没有想到这场仗竟然会打这么久。所以啊,他老人家的这步棋走的,属实有点托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