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開局贈送天生神力 金邊野草-第四百三十二章 人事相伴

開局贈送天生神力
小說推薦開局贈送天生神力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天空中铅云密布。
有大风在呼啸,将厚重的云层吹散又合拢。
只是刺耳的风声,在震天的杀伐声下,却显得是那般的微不足道。
此时落鸦岭往南,一座漆黑的佛塔。
一共九层的佛塔,塔顶有精致的黑色塔刹,
下方塔座则有黑色的仰莲, 相轮,宝盖,圆光,宝珠。
每层塔身上皆空座,空座各坐一僧。
低沉的诵经声响起,有朦胧的暗色光泽于佛塔表面升起。
黑佛教小佛首泥楼此时站在黑塔前。
远处喊杀声愈烈,血水于地面纵横交错, 随后在阳光照射下蒸腾出薄薄的血雾气, 笼罩在整片战场。
“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这一日,经此一役,整个四通郡便能落于我等之手,也算是彻底站稳脚跟,也不算枉造这一番杀业。”
泥楼竖掌于胸,手中缠绕着一串黑色小檀念珠,神情慨然。
“一郡一地算什么?若是能将整个淮州攻下来,那才算了得!说不准,我林克罗也能在这赤县,混一个外道道主当当。”
泥楼身旁是一個黑袍人影。
其身材较之泥楼要矮小些,大风呼啸, 将其身上的斗篷吹得哗啦作响,露出其苍白的面容。
正是亲自攻下紫山派的千羽界林克罗。
在肃清完四通郡南部区域的所有宗门之后, 他便跟着泥楼备军至此。
“泥楼佛首可有兴趣与我等谋一谋此间大事?呵呵,若是成功, 说不准道祖将赐下血河, 为你褪去凡胎, 洗去污秽。”林克罗尖锐的下巴抬了抬, 看着身旁之人,桀桀桀地笑了笑。
“褪去凡胎,洗去污秽,摩尼迦在上,泥楼在此可不敢奢求道祖血河。”泥楼轻声叹息。
血河为千羽界一尊大人物的至宝,传言于其中沐浴,不仅可突破境界,还能死而复生,有种种神妙。
只是凡事有代价,真若浴河而入,或许便真生死操于人手。
他转过头,垂下眼帘,看着身旁的林克罗,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
“当然,淮州处依旧有不少高手,想要攻下,不是那般简单……”
“那佛首的意思是?”林克罗被拒绝后, 尖锐的牙齿摩擦出呲呲的声响,强忍着心中的不忿, 问道。
三心二缺 小說
“等待吧,世间的一切,早便被黑佛摩尼迦暗中标定了价值,不归我者不必取,该我者不必多求,就如此时……”泥楼脸上出现一抹诡异的笑容,声音越来越缥缈,
“当太阳升起之时,这片大地的结局,便早已确定。”他回过头,看向身后的黑色佛塔。
噗!
一声轻响!
忽然间,原本佛塔之上,只算轻微的诵经声,猛然高涨。
其上黑色的佛光膨胀,形成一圈圈的光圈,冲天而起。
光圈中,一个个正在诵经的僧人嘴唇瓮动频率增快,同时面容开始扭曲。
泥楼黑色的袈裟随风而动,露出下方臃肿的身材。
赤红的皮肤上,锁链同样泛出幽光。
“此刻,是时候了,鲜血铸就的祭礼中,有经声在传唱,我佛慈悲下,明智者该投诚,迷途者该知返!”
泥楼猛地一声大喝,手里不知何时摸出一杆禅杖,往天上一举。
只见其脚下开始,大地变成黑色,大地开始震动。
无数漆黑之物涌出,如潮水般起伏,朝前方战场蔓延。
没过多久黑塔之下,远处大地便彻底化作漆黑之色,其上,无论是黑佛教教徒,还是千羽界修士,身上不自主蒙上一层红光。
气机瞬间大涨。
身后的佛塔顶端的塔刹,九道黑色的光轮急速旋转,随后上浮,压缩,有一深沉的光点凝聚。
“这是……”原本一脸不忿的林克罗惊住,感受着身旁泥楼的气息,忍不住倒退了两步。
他知晓黑佛教追随的是,由海上沿至陆地,掌控生命与繁衍,生机与枯萎的那位。
只是这泥楼身上,气机却是半同半不同,身上竟还有其他存在的气息。
‘有趣有趣!’
林克罗仿佛想到了什么,哈哈大笑。
大笑间,身上的斗篷忽地滑落,露出独眼的苍白面庞。
总之就是非常可爱 fly me to the moon
他一手按在鼻尖上的黑色晶石,笑容更加嚣张,
另一只手则不知从哪取出一块蓝色与黑色交杂的血肉。
“血河之中,我选择你,深海的瞭望者,大洋交错之影,现在,我希望你的目光降临。”
长嫂 小说
他一边说,一边埋头啃噬着手里的怪异血肉。
很快,他的双腿肌肉开始迅速增殖,如泡沫般膨大,慢慢地合二为一,有点像鱼尾,肥大而难看,上面还有暗色的鳞片,其中缀有复杂诡秘的花纹。
上半身则越加魁梧,粗大,狰狞,犹如梦魇。
只是出现在地面,原本地面的黑暗都被化去,变为深沉的暗蓝。
一旁高举佛杖的泥楼见此眼睛微眯,赤红狰狞的脸庞同样笑意越盛。
他感受到了身旁之人的强大与决心,也感受到远处明智者,迷途者的呼应。
*
*
呼啦。
大风呼啸掠过大地,上方巨大的黑水大手,足足像是一方浩大的水域。
狂暴的重压,令人恶心的海水腐臭,其中甚至还有一股极强的吸力,想要将一切吸入其中。
只是林末面无表情,透过如巨嘴般的头盔缝隙里,静静地看着身前的巨大怪物。
同时轻轻伸出手。
“天命难为……蝶梦师弟,看来这一次,是你败了。”
他轻声呢喃道。
其身后,原本一脸轻松,准备求死的蝶梦,看着前方的人影,瞬间呆在原地。
下一刻。
轰隆!
不待任何人思考。
只见无数黑色的气体从林末微抬的手掌中激射而出,一股无形的力量,转而从四面八方汇合而来,最终,成为一道灰点。
咕—噹!
犹如石子落入井中,出现的回响。
灰色的奇点瞬间朝四周扩散。
天地失色,举目成灰!
在这灰色的界域中,从天而降,声势骇人的黑水巨手势头变慢,犹如掉入琥珀中的昆虫,慢慢的,慢慢的凝滞不动。
同时其也开始猛烈颤抖,浑浊的黑水出现波纹,波纹越来越剧烈。
泽姆面色一变,漩涡一般的眼珠里,蓝黑色的面容开始扭曲。
他看着林末。
“你……你是谁?!竟然敢阻挡伟大的河流之王,密泽界最后的希……嗷!”
话没说完,其便开始痛苦的嚎叫。
只感觉一股沛然不可抵挡的恐怖扭曲力出现在了自己手臂之上。
撕拉!
原本粗大的黑色水手,直接被绞碎开来。
黑色的液滴飞溅,只是还未落地,便继续被吞噬,磨灭,消失不见。
“不错的力量……”
林末轻声赞叹,周身残留有水雾,依旧有着极强的腐蚀作用,当然,对他而言,只能算是桑拿。
他向前迈步,身前的水雾自发分开一条道。
“只可惜臃肿的体型,孱弱的防御,只能算力量的无聊堆砌……”
他一步步走近,脚步慢慢加快,身前的水雾倒卷速度也越来越快,远远看去,好似这无形的雾气也在害怕。
“伱是……泽姆在疼……!!”泽姆在怒吼,他只剩半条身子,但还在仰头长吼。
但话没说完,高高仰起的脑袋,突然一沉。
瞬间,林末出现在其身前。
“所以……道路错了啊……”
轰隆!
他全身开始变形,进入龙化状态,只是一瞬间,便露出了接近六米的恐怖身躯,磐石般的肌肉上闪烁着雷光火焰,粗大的龙手狠狠拍在对方脑袋上。
嘭!
泽姆根本反应不过来,脑袋之上的力量便越来越大,身子瞬间失衡。
整个人一下子前倾,狠狠地朝地面栽去。
轰隆!
地面崩裂,水花四溅。
林末同样身子前倾,狠狠地摁着泽姆的脑袋,全身燃烧着黑色的火焰。
这是地煞玄功凝练的煞火,在吃掉半人马大汉后,火焰威力更强,更持久。
更有着一股生命力。
转瞬火焰便自其手臂,朝泽姆全身蔓延,将这片大地点燃。
嗷!
“泽姆不能……不能死在这&¥%#……!”
又是一阵恐怖的怒吼,其不再是变调的千羽界语言,其中好似还夹杂着一些俚语。
蓝色的巨人在挣扎,无数水流朝上奔涌,整个人挣扎着想要爬起。
只可惜这番势头还未明显,头顶的大手力道便再次强了数筹。
“不!!”河流之王在咆哮。
噗!
巨大的黑尾上起,最后如陨星一般坠下,重重地刺进其身体。
对方明显能抵御寻常的物理伤害,所以接下来……
真灵九变。
龙尾之上,细小的鳞片张开,下方是一张张密密麻麻的小嘴。
无数精华之力,从泽姆身上朝林末倒灌。
其还想挣扎,求生的意志很是强烈,只可惜实力差距太大,又被一下子制住,除了哀嚎外,根本做不出一丝反抗。
“密泽……密泽界……我……光……”他语意混乱地呢喃着,身子还在挣扎。
但下一刻,便无力地趴下。
嘭!
半跪着的林末缓缓起身,龙尾抽出,吸尽最后一团蓝色的精华。
感受着自发运转的真灵九变,以及越加强悍的身体,细细体会了下这股力量,他仿若明白了什么。
“密泽界,如同赤县一般的世界吗?”林末身子开始恢复原样,心中忽然有些感慨。
他如果没猜错,这蓝色巨人,应该不是千羽界土著,而是如赤县一般的其他世界,只是被千羽界攻占,随后打不过就加入,合并了。
某种意义上,他们应该还算同病相怜。
只是,杀与被杀,侵略与被侵略,有些事,无对错之分,只有立场角度。
抛开个人而言,物竞天择的生存斗争,更显的残酷而无情。
林末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只是叹息一声,简单收了下战利品,便转过头。
方才的战斗动静无疑很大,只是在这战场中,却又只算庞大浪潮中涌起的一朵水花。
他转过身,走向蝶梦等人。
此时一行人正朝侧面靠,那里战斗烈度较低,较为安全。
林末看着气息奄奄的几人,最后目光落在境界都有些不稳的蝶梦身上。
“蝶梦师弟!作为四通城灵台宗领头之人,你就是这样带师兄弟送死的?!”他语气并没有多好,反而有问责之意。
此前四通城大火,对方曾带着整个正一一脉来驰援过他,虽然最后因为普凡的关系,实际作用没有起到,但心地终归是好的。
因此在后面他也曾宴请过蝶梦,道慈等人。
总体观感还不错,大多算是修道修多的道呆子,值得交往。
这也是他看对方陷入敌围后,便立即出手驰援的原因。
只是现在,一群不错的小伙子,死了差不多二分之一,他很疑惑其中原因。
“我……你是……!”蝶梦捂着胸口,还在呆滞,有些迟疑道,“你是……清凉师兄?”
“不是我,还有何人能来这救你?”林末此刻是伪装状态,毕竟他此时干的不算光明正大之事,手一翻,取出专属令牌亮了亮。
“我且问你,你为何在这?”他问道。
按道理,对方再勇猛,也不该直接脱离大部队,直接打到对面腹地。
“这……”蝶梦苦笑,有些犹疑,“我等接密令,来此执行任务,按道理这里的敌人应当没有这般强悍……”他尽量说话委婉。
毕竟有些话说出来是犯忌讳的。
一行人慢慢朝外界靠,一边走一边说,偶尔又冲来的黑佛教教徒,被林末随手打死。
“这边,像你一般执行这里任务的人有多少?”林末两眼微眯,忽地问道。
他在这边混了不久,可以说很熟悉,这儿可自始至终都算是腹地。
“应该有五六了吧……”蝶梦一怔,下意识道。
林末闻言笑了笑。
“师兄,你的意思是,我等被坑了?”蝶梦下意识道。
林末没再说话,这种事情至少如今来看,很难说清楚。
其可以是故意坑害,也可以是情报意外出错,全看人怎么说,全看上面有没有人。
“现在你们怎么办?跟我一起走?”他懒得管这些,直接问道。
今日吃的差不多,该消化一下了。
“这……临阵脱逃,事后可是会上军机处……”蝶梦等人依旧有些迟疑。
不过很快,他们便不用迟疑了。
南方,一道黑色的光点一下子上浮。
天空中,太阳慢慢暗淡,如被什么遮住。
随后大量的黑色光束忽地落下,朝朝廷一方激射,眨眼,便光了一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