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梵修羅三莫問今朝-第一百二十三章 公開宣戰(二)展示

梵修羅三莫問今朝
小說推薦梵修羅三莫問今朝梵修罗三莫问今朝
高兴宝又要坑幕夕可就惹怒了幕夕,选择了要让坑自己的主翻台,便在当晚决定了出货。货全部何时完走水路离开,弟子才赶着马车过来接送。
幕夕含笑吃口茶:走吧!回家了。
上了车弟子关门,西爽儿便靠进了幕夕怀中,幕夕含笑:调皮。
西爽儿含笑拉幕夕手:哥哥,讨厌,小点声吗!
马车缓缓出城后便加速直奔如意府,弟子停下后马车后西爽儿才坐起:哥哥,要不妹妹不回去了,跟哥哥学学分拣石头。
幕夕含笑:好。
在下车后马车离开,西爽儿便靠幕夕怀中,幕夕含笑揽住后:妹妹,想不想知道兴宝此时在作甚?
西爽儿纳闷:哥哥。
幕夕含笑打开传送至高府院东小树林内,含笑拿出丹药给西爽儿:他和天天座在公盘楼上那人达成了共识,人现在就在你家等妹妹回去。这是固本洗丹,服下后回去看看他做什么,妹妹就会明白怎么回事。
西爽儿咬牙:什么,他出卖我。
幕夕含笑:明日到店内后,哥哥会补偿妹妹,要是不补偿就任妹妹惩罚。
幻雨 小說
西爽儿噘嘴轻打幕夕,接过丹药服下后:我才不罚哥哥,那妹妹回去了。
幕夕含笑:去吧!
一炷香后,苍鹰从空中捏碎丹药后,大将尴尬:东家,要不还是你亲自来吧!我真不合适进去。
幕夕扭头:怎么了这是?
大将挠挠头:明明是幻丹,非说是什么固本,也不怕人家笑话。
幕夕嬉笑回身离开:走吧!真进入成和体统,让他在这歇几日也不错。
次日,三十块三十丈身的石头从蜜曲拉到了穰城公盘,一个字就是大什么皮壳都有。可公盘切石后给的价确是底的离谱,幕夕才到了公盘看看石头后:林厂主,我没看错的话这一块可是六百万砣子,你给我两千大大金是何意?
惠姐含笑:这是大家的决议,非我开的价。
幕夕含笑:哦!契约书了,我看看。
惠姐含笑:新规,不允许看。
幕夕深吸口气:林厂主,知道后果吗?
贤才尧含笑:吆!我还没听过有人敢来威胁公盘的,当这是自己家吗?
幕夕含笑:贤才尧,你听清楚,如果这三十块石头我只拿个皮,那么穰城的玉行就要全部倒闭。包括公盘在内也不例外,即使公盘把石头卖出了天价,那也救不了公盘和穰城。我在问最后一次,你给我多少一块?
王掌柜含笑:就配你,在陷害我们吗?
众人便哈哈大笑起来,惠姐含笑:非东家,你看到了。
幕夕含笑:成交,不过我要现钱,从今日起如意玉只认现钱不认银票。不给就过了晌午带走石头,想玩咱们就玩个干脆利落。
惠姐含笑:如果我只给银票那?
幕夕含笑:也可以,除非你想得罪大幽票号。
惠姐含笑:你觉得我怕吗!
幕夕回身离开:收她银票。
次日晌午,震动出现仙师府大幽所有分号加总号府库不够调用。而兑换者全部是如意玉,写发银票的全部是穰城号。一个上午全力从四下调运才堵住洪水,而各地公盘也收到了穰城公盘的贪吃。可紧跟声浪从一府至全面公盘规矩被改,都吸取教训学起了穰城公盘。
三日后,第二波兑换开始蔓延数城,硬是把战意府大幽总号掌柜引到了穰城。别说一个小城城府,就是战意王见了都待给三份薄面。一位身高二丈二魁梧文武全才,金发花冠如汤水,面孔霸道冷目帅气逼人。三十七八,着刺绣青衣便到了穰城的戏院,此人乃皇家高级管事震氏名馗玉。
穰城公盘,幕夕接到茶会通知后更衣还上名贵配饰,便独自一人到了高朋满座的戏院赴会。进门时大将拦住:非东家,得罪了。
重生最强奶爸 小说
幕夕含笑展臂:应该的。
戏院,大姑姑过来行礼后密语,震馗玉含笑:还真是个无根之人,居然被你调养的身过大将。
卫衣长放下茶:外门子咬的人太多,这学府觉得骨子不错就训了训。
稍许,幕夕过来行礼后,震馗玉含笑扭头看看幕夕:不向你主子大声招呼。
幕夕含笑:能冒昧问一句,阁下是?
一旁大姑姑瞪眼刚想开口被震馗玉拦住:我是谁不重要,只是这公盘牵扯到了你输不起的银票。这各行东家又都咬你不干不净,我作为大幽票号的管事需要盘查一下项目。
幕夕听后看看朗庭坐着的各行东家,回头含笑:我虽然不清楚阁下是谁,不过核查我如意玉账目我不反对,但我待提两个要求。因为阁下并没有介绍自己是谁,官至几品府至几楼入住何府。
大姑姑瞪眼:放肆。
震馗玉含笑:哎!他是文生转武夫,可不是不懂礼法,在说他还没提要求你发的什么脾气。
幕夕含笑:第一,要核查就必须是整个穰城,因为这涉及到了公平和石头来回走动的明细。第二,公盘切盘从原石至售卖根本无法明查,所以待请阁下请几位高级玉石在场估算。否则有人说我多出了玉件,那可就多出了千金万金之数。
震馗玉看看幕夕后哈哈大笑:是个人才,条例明细思路清晰,你们一群老家伙输的不亏。做生意本就是讲活力多销,指望一块石头就想发家致富也是富不过三。照办吧!
幕夕含笑:兄台,不如我提个意见,各行的账本就在一旁对,我如意玉的账本就在这对两侧对。各行东家掌柜也能听听看有错没错,在下和各位东家掌柜也能跟着高级玉师学学分解。岂不能成穰城公盘一段家话,也能提高穰城公盘以后的名誉。
震馗玉含笑看看面不改色的卫衣长后:好,把主子摘的干干净净,这管事我喜欢。准备吧!
陰險帝王八卦妃
幕夕便看看一旁石头,便上前搬到了自己站的位置坐下,两排案桌十丈身清算大算珠被搬了出来。六十位二十出头的一色服饰金领年轻学子出来,三十位三十开外的刺绣紫散管事紧跟其后。四位白发老者出来后一同行礼后,便站着等了一个时辰来了十位白发苍苍的老者。
大姑姑上前行礼:老爷,十公,两府大公,三十院小公,六十门清算师到齐。
震馗玉含笑看幕夕:非东家。
幕夕召出百只箱子:此内是我如意玉从大缘玉以来进出的所以账目,每只箱子都有每月的日期。就烦劳各位先生废力了。
众人行礼后分左右分开坐下,四老有二老负责打算珠,两位念项目。十五位副算,三十位心算。在大姑姑点香后:开。
老者便开箱念起,眼都不眨也不停顿可见什么叫掌柜先生。在算起后震馗玉含笑:非东家,我怎么到此没听到家人说票号的事,第一句便是在不来就要熬不住了。烦劳帮缕缕。
幕夕含笑:兄台,票号以何为生?
大姑姑瞪眼:你想找死。
震馗玉扭头瞪眼:你有事?
大姑姑便行礼退到一旁,震馗玉含笑:看茶,我很想听听非东家所谓的穰城公盘倒下之解。
幕夕接过丫鬟茶放地上:票号以利为生,利以动为生,动以集为生,集以畅为生,畅以利为生。兄台不会不记得尚书这段话吧!
震馗玉含笑:行商之道,固本强基,活力多销,日进斗金。
幕夕含笑:所以玉之结也本是石,固本为养调心静气,强基在容而美不胜收。本是石头确成了商之魁首,因在物稀而名驰四海,固成传家传世身份的象征。价便年年盘升至黄金有价玉无价之说,那么现在打了无价是不是一切回归本源。
震馗玉含笑:这解释有道理,可并不代表价值存在。
幕夕含笑:话是如此,可官家权利在大也压不住现有的玉件急速盘升,涨到官家无法阻挡的时候盘也就没了。
震馗玉含笑扭头看看幕夕:那就公盘该玉场,禁止个人挖取交易。
幕夕听后瞬移一巴掌拍了偷袭大将:那岂不是更好,我的玉行本就以无玉,为何不能改行卖点晚上能睡好觉的。
一品棄仙,廢材嫡女狂天下 小說
震馗玉瞪眼;也对,非东家能做玉,自然也能改行。
幕夕含笑坐下:是呀!做代工可都是纯收入。
晌午过后,两位老者上前行礼后摇摇头,震馗玉含笑看看卫衣长:很好,切盘那?
十位老者上前行礼后,最边上的上前行礼后:只出少,没出多。
震馗玉瞪眼扭头看幕夕:行呀!会做生意呀!抹的很干净吗!
幕夕含笑起身收了账本:这不能怪我,蜜曲城三十万人,自韬家倒下后就有五万人会拿锯子,只要加一培养便是五万玉师。可以了别人为了跟我如意玉斗气让他们所有人都闭了口,所以我就一日算进去五千个鹅蛋。谁能让死去的冤魂开口,那在来找我算账本。
震馗玉瞪眼:拿我逗乐子。
幕夕含笑:兄台是做票号的,应该明白集沙成塔,我也不怕明说我吃金锭。因为我不懂票号这一门路,人心慌慌还是现钱最安心。现在的原各地石头物美价廉还低了三成,所以兄台这么一来倒是让非某荣幸之至捡了个便宜。
震馗玉思索后摆手,幕夕上前三步停下,震馗玉才开口:我说你,收了多少?
幕夕含笑:不多,十几块还是有。
众人听后全部瞪眼。
震馗玉哈哈大笑起身:这算不算无奸不商?
幕夕含笑:我可走的是明路,有依据有文牒有税私大印,有场地交易票据。
震馗玉深吸口气:很好。
震馗玉刚想走,幕夕开口:兄台,货可还没到穰城地界,是坑还是赚还待看看。
震馗玉停下,卫衣长起身:入关的时候记着把税交了,你们就一道去见见。有什么不对该说就说,是不是玉该切就切他。公盘改规矩我还没收到书文,你们怎么办事的?
幕夕含笑:那顺便把我上次的石头补回来,否则这十几块我就当交过了税,以及一年内的所以税务。
卫衣长说完拍拍震馗玉肩膀:走吧!听说你带了茶叶,我也许久为吃到了。
十六块巨玉石不是内裂就是生斑,但其是玉就正明如意玉倒不了。可书文之事确实没到卫府,大姑姑听了报告进来行礼后:老爷,做不了大件货的翡质,书文确实也还没有到卫府。
震馗玉无奈:我说你们这可把事闹大了,虽然你们我也管不着,但你们这样闹就先给你呢降降级。每府从五百万借贷就降至五万,明日一早把人家八块石头的事商量好。我去如意玉转转,听说那的玉确实不错,把你们的尾巴都给我清干净。
如意玉,幕夕和以往一样,每天都要擦一边玉。在震馗玉和大姑姑来后,幕夕纳闷回头无奈看看货架:我说兄台,你可真不该到我这看玉。
震馗玉噘嘴走向茶台:是过来给这虎妞挑点随时,整日凶巴巴的到处得罪人,我命不好也待往坑里跳。
幕夕含笑:别,我这可是小本买卖,在说也不适合大姑姑的美貌。
震馗玉含笑:你白天凶了他,她在跟你记仇要调侃你。不过也是这画画的确实有带力,自己挑一身喜欢的配饰,我不又能多几个字买糖吃。